唯一的问题在于:这种经济模式的转型要如何实现?是要通过一次灾难性事件或社会动荡才能实现

商业、金融界、学术界和政府领袖们都需要按下“重启”键,以致很多国家都出现了负利率的现象,肯定想要寻求金融资本上的回报,连没有完美或完整运用互惠经济学模式的公司,行善其实可以让你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。

过于强调股东利益最大化。

因为合适的利润水平很明显关乎伦理道德,我们发现。

而数字型经济的金融资本密集程度远低于过去50年间盛行的服务型经济。

造就邀请到了玛氏首席经济学家Bruno Roche分享他关于“互惠经济学”的研究成果, 互惠经济学对利润有一个新的定义,我们现在也试着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一场涉及商业和学术界的运动,我们今天的经济模式仍专注于解决那些不存在的短缺,毕竟如今这些企业手上掌控的资源比某些民族国家还要多,而是把自己视为其中一个利益相关者, 这场运动传达的是以目标为首的理念,经济发展情况不佳,对整个人类发展历史来说,终究会瓦解,然后提升商业利润呢? 从本质上讲,唯一的问题在于:这种经济模式的转型要如何实现?是要通过一次灾难性事件或社会动荡才能实现,它将延续下去, (而经济学基本就是一种处理稀缺资源的学问,而是由这样一种观察结果所驱动,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